“四大變革”提升智慧城市治理水平
來源:人民論壇網 更新時間:2020-01-20


【摘要】政府治理與智慧城市建設相輔相成,但目前一些地方政府在治理理念、結構、方法和能力上與智慧城市建設的要求還不相適應、不相協調,一定程度上阻礙了智慧城市建設。應著力提高政府智慧城市治理水平,推動理念變革、結構變革、方法變革、能力變革,將智慧城市硬件軟件配套到位。

【關鍵詞】智慧城市  政府  變革    【中圖分類號】C916    【文獻標識碼】A

智慧城市建設是一場城市治理的系統性變革,不僅僅指信息化基礎設施建設,還包含政府治理理念、結構、方法和能力的轉變。但目前,我國地方政府治理仍難以適應智慧城市建設的要求,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智慧城市的發展。政府治理與智慧城市建設相輔相成,智慧城市建設倒逼政府治理模式轉變,而政府治理模式的轉變又促進智慧城市建設向更深的領域拓展。所以,應積極推進政府治理變革,為智慧城市建設做好配套服務。

理念變革:促進智慧城市協調持續特色發展

智慧城市投入大、周期長,我國多由政府主導、企業參與。目前世界上還沒有統一的成功模式可以借鑒,我國一些地方政府在智慧城市建設中仍存在部分誤區,有的甚至把智慧城市作為簡單的投資行為、面子工程,盲目鋪開基礎設施投資規模,重表象輕實質、重建設輕管理,造成缺乏特色、千篇一律,實用性不強。因此,政府應轉變發展理念,做好角色定位,把好智慧城市建設的第一關。

強化統籌理念,推動協調發展。智慧城市依托大數據、智能化、云計算、物聯網,在推動公共服務便捷化、城市治理精細化、生活環境宜居化、基礎設施智能化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已經滲透到交通、醫療、教育、產業發展、污染防治、公共安全、人口管理、社會保障等群眾工作生活各方面,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智慧城市的觸角將無處不在。政府應強化全局意識和協調發展思維,通過各子系統的智能化實現全域的智慧化,不能只顧一域的智能化而造成智慧城市發展的不均衡。

強化長遠理念,推動持續發展。智慧城市建設是一個不斷創新深入的過程,更多的先進理念和科技成果將會應用到智慧城市建設各領域,特別是隨著5G技術的推廣應用,智慧城市未來發展更令人期待,因此在建設初期應為其留足發展的彈性空間。政府應強化頂層設計和總體規劃,加快制定相關政策法規和完善統一的標準,既要著力打破部門、區域之間的橫向縱向壁壘,也要著力規劃好每個發展階段的主要任務。

強化個性理念,推動特色發展。每個城市的風俗文化、建設水平、區域位置、人口規模、突出矛盾、主要需求等各具特色,因而智慧城市應立足于解決城市發展的實際需求。技術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政府應結合客觀實際,堅持因城制宜、一城一策,不能實行“拿來主義”“舶來主義”,推進建設各具特色的智慧城市。

結構變革:推動城市治理形成多元共治格局

實現由“管理”向“治理”的轉變?!肮堋迸c“治”一字之差,極大豐富了行政管理的內涵。智慧城市拉近了政府與群眾的距離,傳統的行政命令式管理模式可能引起群眾的反感,引發不良的社會影響。政府應強化前瞻性和主動性,加快由被動的“管”向主動的“治”轉變,充分利用信息化和智能化手段搜集訴求、發現問題、解決問題、消除隱患,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實現由“主導”向“多元”的轉變。參與式治理是未來政府治理的重要形式。我國現行管理體制雖然為群眾參政議政提供了渠道,但主要體現在人大的選舉和政協的建言獻策上,人民群眾對決策的制定、實施、監督等環節的參與還不夠。政府應充分利用智慧城市建設的良好平臺,在決策中精準把脈企業、社會組織、公民等不同主體對公共服務的需求,充分納入與決策相關的主體共同參與,力促由政府全盤主導的管理模式向政府牽頭組織、民營企業和科研機構等多元主體共治的模式轉變。

實現由“條塊”向“扁平”的轉變。傳統的行政管理采取部門化、條塊化、垂直化的模式,有利有弊。機構設置過多,不利于職能整合;機構設置過少,則會增加管理難度。所以,我國行政機構經歷了多次改革。條塊模式使行政職能強制性分割,容易造成權責不清、職能模糊,不利于“協同作戰”。智慧城市建設推動各領域信息共享、深度互聯,有力沖擊了條塊行政管理模式。政府應加快推進扁平化制度改革,實行“多證合一”“多規合一”“一章審批”等改革措施,改變臃腫的行政機構設置和效率低下的條塊模式,提高工作效率。

方法變革:促進政府治理精細高效

行政手段要信息化。信息化是智慧城市的主要特點。政府應強化信息工作思維,提高信息數據運用和分析能力,熟練掌握信息化工作手段,將信息化貫穿到行政決策、執行、監督的全過程。利用信息數據建立高效優質的服務平臺,搜集群眾衣食住行等方面的需求信息,并借助信息化手段對政府資源進行整合,提高行政服務效率,節約群眾辦事成本。優化行政決策內容形式,依靠信息反映最廣泛的民意訴求,依靠信息系統促進政策執行,降低信息流通環節,創新治理方法,提高政府治理水平和競爭力。

社會服務要精細化。智慧城市要求政府精準掌握各行各業的大量信息數據,這些數據為政府服務精細化提供了基礎和保障,推動政府治理由“粗放式”向“精細化”變革,但如何充分挖掘和利用信息數據的潛在價值,考驗著政府的社會服務能力。政府應充分利用數據資源,建立綜合信息服務平臺,實現數據共享、整合,并提出有效的社會問題解決方案。比如,通過車輛數據資源,結合交通承載力,為游客提供合理的出行路線方案,既能緩解道路擁堵問題,也能降低游客出行的成本。

隱患治理要超前化。隨著人口的聚集和城市規模的擴張,以及產業關聯融合的日益加深,傳統管理理念和管制手段難以適應新要求,對于重大安全事故、烈性流行病、網絡安全等問題的防范能力較弱,這些問題一旦爆發,就可能引發巨大的社會災難。政府應充分利用智慧城市廣泛覆蓋的信息網絡,借助最先進的科學技術,建立風險模型進行分析、精準預測,防患于未然。比如,根據各醫院就診數據,可以分析流行病發展趨勢、判斷主要病災區,有利于在爆發初期就采取應對措施,為保證人民群眾安全贏得寶貴時間。

能力變革:提升智慧城市發展配套服務水平

建成多層次專業化人才隊伍。管理主體的素質不能適應智慧城市建設需求,是當前一大難題。目前我國計算機信息類人才匱乏,解決此類人才“瓶頸”的主要途徑是“內培”,即要結合本地人才需求特點,建立健全人才培育規劃體系,通過與高校、科研院所、骨干企業對接合作,培養一批既有扎實理論知識又具備熟練操作技能的專業化復合型人才。同時,要拓寬“外招”渠道,對亟需的特殊化專業人才,放寬體制機制限制,采取多種方式招錄,提高福利待遇,使人才招得來、留得住。

健全市場化管理體制機制。智慧城市建設必須依賴市場這只“無形的手”。政府作為公共服務和公共產品的供給者,要厘清與市場的責任界線,凡是能讓位市場的,都交由市場管理。由于智慧城市建設初期投資大、收益慢,政府應承擔主要作用,也就是說,智慧城市功能完善后,政府應逐步引入市場競爭機制,由“主導”轉變為“引導”、由“主體”轉變為“監督”,不斷強化宏觀把控能力和市場監督能力。

強化全過程信息安全管理。信息安全和個人隱私保護是智慧城市建設面臨的現實課題。目前我國網絡信息核心技術多由歐美發達國家控制,為信息安全埋下了隱患。國家應加大信息核心技術研發攻關力度,降低對國外的依賴。政府應強化安全意識,建立完善嚴格的責任追究制度,促使相關人員緊抓安全工作,提高安全管理水平;完善風險預警預測機制,強化日常風險處置能力,實施全流程網絡安全管理,強化對技術、設備、管理、服務的安全審查,定期開展隱患排查。

(作者單位:為吉林大學行政學院博士研究生)

【參考文獻】

①張曉藝:《智慧城市的網絡安全策略》,《計算機與網絡》,2019年第16期。



美篇创作者怎么赚钱